太空垃圾

年度最佳鸽手。长篇不可能会有第二篇的!

提问:为什么小兴这么可爱?

无题

我记得看过乐乎一篇文章意思大概是
你的文/画的热度大部分都是你写/画的cp挣来的。而不是你本身的文采/画技多么惊才绝艳令人眼前一亮。
所以请希望各位同人写手画手都清醒点吧别被捧得膨胀惹。
写点原耽画点原创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也是给自己提个醒。

影子刺客

⚠私设如山欧欧吸预警

Part1我从崖边跌落

从崖边坠落的那一刻,柒就知道自己要死了。他活了一辈子,成就了享誉玄武国的首席刺客,却没想到最后还是做了他人的垫脚石。

他以为自己遇到了黑暗中的一束光,可这光太烈,将他燃烧殆尽。

海水迅猛灌入耳鼻,液压压迫胸腔使他呼吸艰难。生前与她相处的点点滴滴在柒面前闪现,曾经温暖的片段却勾起一阵阵反胃,柒不是没遭人背叛过,只不过这次,痛的更厉害些罢了。

-这人间没什么值得留恋的,只不过还是不甘心啊。不甘心被奸人算计,不甘心做他人晋升的踏脚石。若有一天重生,定然手刃仇敌,势必要将所有负我之人屠戮干净。柒咬着牙这样想到。

在柒最后一丝意识涣散前,识海一道突兀的声音抨击他的耳膜,“真是……愚不可及……”


转瞬意识破碎,柒坠入永夜的怀抱。


柒醒了,只不过他发现,自己被困在了影子之中。纵使柒从未经历过如此匪夷所思的境况,但身为刺客良好的素质还是使他迅速冷静下来屏息观察四周环境。

首先映入视野的是一个少年的背影,衣着普通,没什么特色。

“这大概就是我这个影子的主人了吧”柒心里想。

正午太阳正是耀眼灼目之时,远处海面反射着点点金光,连缀成一片金纱。浪声与游人的喧闹交杂在一起,时有穿着清凉的少女嬉笑嗔骂地路过。

看着比基尼美女从面前走过,柒面前的“主人”便有些激动起来。

“靓女涂太阳油吗?”柒的主人问道,还不忘理理发型吹个口哨。

“不用了不用了”美女们笑着加快了离开的脚步。

多亏了刺客敏锐的观察力,柒敏锐的发觉离开的少女脸上流露出尴尬中带有一丝嫌弃的表情。
柒不知道是应该嘲笑他还是怜悯他。

只不过他也没有气馁,转过身背对太阳懒懒散散地抻了个懒腰,“海边真好啊,还有数不清的大长腿。”

这时柒才看清他的脸,只一眼便呆住了一瞬。


-像,太像了。
不,或者说是一模一样也不为过。




柒看着他与自己如出一辙的眉眼发愣。不过很快他便回过神来,可是心中却对自己的现状以及这个与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充满了疑惑。

-究竟是什么力量把我束缚在这道影子里?
这个人又和自己什么关系?失散多年的孪生弟弟?还是……

柒的识海被一道低哑的声音一震,“他就是你。”

“什么人?”

柒作为刺客的条件反射使他全身肌肉紧绷,精神高度敏感,他习惯性的想拔出千刃,可低头一看,千刃不再。他喉咙紧了紧,又将锋利的目光投向来人。

柒的识海迷雾缭绕,只能瞥见那道低沉的声音的主人身着一袭黑袍,倒是看不清神色和身型,他缓缓道“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我是赐予你新生的人。”

“那阁下将我困于他人影子之中又是意欲为何?”柒接连发问。

“这自是你需要经历的历练。”黑袍主人语气间似是带了些笑意。

能毫无声息地侵入他人识海,这黑袍怪人定是武功深不可测之辈,大抵是玄武国的得道高人或退役刺客。巅峰时期的柒或许有一拼的能力和野心,但如今他重伤未愈,硬拼肯定落得个比原来更加凄惨的下场,再加上这人并未表现出明显的恶意,柒决定先放低姿态,毕竟现在逃离这个影子才是当务之急。

“晚辈先前得罪了,请问前辈能否不吝赐教告知我离开这影子的办法?”柒低下头颅貌似恭敬的请教。

“呵呵,真是个会审时度势的聪明人。这出去的关键便在你自己身上。”黑袍怪人留下一句话后,身形便隐匿在重重迷雾中。

柒也随即脱离识海,看似平静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难不成自己先前所想他都一清二楚?柒的冷汗立马下来了。没想到这人的武功这般高深,竟能直接看破他人的心思。至于他说的离开关键在自己身上,柒又看了眼那黑袍怪人口中和自己是同一个人的少年。少年的目光还是随着美女瞎转悠,一派悠闲自得的样子。


逃离的钥匙是在他身上吗?

柒不知道。



————————————————————
沙雕六七倾情改写:

这时柒才看清他的脸,只一眼便呆住了一瞬,忍不住感叹了出声
“妈的这是什么24k帅脸啊。”

🔫欧克…这篇我尽量不鸽(!千万别信
🔫识海我瞎编的
🔫柒七侧重于兄弟情?吧,主要还是着重柒哥的心路历程。



激♂情转载

L.:

@太空垃圾 在洗头
我:(激情合照)

船票

如果有多嘅船票 你会唔会同我一齐走啊?
如果有多嘅船票 我愿唔愿意同我一齐走。
如果有多嘅船票 你一定要同我一齐走呀。
—宇宙中的匿名者

ooc预警私设如山
假装六七能够和柒哥说话
假装柒哥可以控制自己的灵魂突然出现or消失

自从小岛一役一战成名之后,伍六七火了。
大保健发廊门前每天都排满了慕名而来的顾客,鸡大保每天数钱数得眉开眼笑,连伍六七的工资都水涨船高的多了不少。
但随之而来的,还有…

“靓仔多大了,有女朋友了没。”上了年纪的大婶凑在伍六七跟前热络地推销自家闺女。
“你小子行啊,虽然平时看不出来这么牛逼,关键时候总算靠谱了一回。”看门大爷大笑着用力拍着他的肩。
“大爷您是练过内功的吧,我的肩膀都要被您拍断了。”伍六七苦笑着说。

面对着突然降临的鲜花与簇拥,记忆中的零碎片段在伍六七的脑海闪现。
他看见自己身着一袭紫衣独自走在廊道中央,两旁是乌压压的人群,各色人等鱼龙混杂,目光或敬畏或胆怯,或崇拜或不屑,但无一例外,所有人都注视着他。人群中不时传来切切察察的低语和议论,但都被他敏锐地捕捉到了。

“那可是首席刺客,人家差你这么一点奉承了吗。”
“当了首席就这么拽了不起啊。”
“听说是乞丐出身,上不了台面的玩意儿罢了。”千夫所指的尖锐感在心头蔓延,正在欲要发作的当口,伍六七的视线逐渐模糊,眼前人的嘴脸趋向扭曲。一道亮光将他拉回了现实。

只见鸡大保的脸都快凑到五六七鼻尖了,
“喂喂喂好歹你小子别以为是身价百万的发型师了就能偷懒了,快过来干活。”
伍六七回过神来,朝大保嘿嘿一笑,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对不住对不住了,刚刚在和梦里给比基尼美女擦防晒油,有点入迷。”
他的心渐渐沉了下来,收拾瓶瓶罐罐的动作也变的迟缓起来,“以往即使是片段闪现也不会有感觉,难道我的记忆快觉醒了?”
“干毛啊你伍六七,还在回味梦里的比基尼美女?”大保在一旁催促道。
“是啊是啊,真是让人流连忘返。”


伍六七觉得自己有点飘。听大保说,他在那场捍卫小岛的战役中酷到不行,随便抬抬手就把那个四眼仔带来的飞船切成两半了,跟切西瓜似的。
这也就直接导致了他自己在理发的时候放飞自我,把顾客的头理成一坨狗屎。
“…还蛮有艺术感的嘛,”伍六七一边在内心安慰自己道,一边极力向脸色发黑的顾客解释这是最流行最时髦的发型。

鸡大保看着面前成山的投诉信,深情的凝望着伍六七。
伍六七严肃地咳了一声,脸有点发红。“呃…其实我只是想发挥一下那天自己真正的实力。”
“走了个狗屎运,就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伍六七我问你,你还想不想攒够一百万恢复记忆了?”鸡大保气到鸡叫,愤怒的质问伍六七。
“我…想啊!当然想了。毕竟我以前这么厉害。”伍六七理直气壮地顶了回去,但他眼神中转瞬的闪烁和动摇,鸡大保没有忽略。

“哈啰,你能听到吗。歪歪歪,我是伍六七,呼叫过去那个血牛逼的自己。”

伍六七在一个有星星的夜晚,开始了自己第一次联络过去的自己的尝试。
“…………………………”

一连试了好几次都没有回应,伍六七决定使出自己的绝技—一哭二闹三上吊

“呜哇我好惨啊,没了记忆不说,还是个穷光蛋。”
“…………………………”
“我跟你港啊,我伍六七可是这条街上最靓的仔,你再不出来我就要闹了!”
“…………………………”
看来只能这样了,伍六七眉头紧锁,默念“集中精神,以气御剪”,召唤出自己的剪刀,并把它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你再不出来我就死了我死了你就死了所以你跟我说话就相当于救了自己你懂我意思吧懂吧懂吧”
“…………闭嘴,你打扰到我睡觉了。”
“我靠这世界上真的有另一个我!这是真实存在的吗我会不会是单身久了得妄想症了。”伍六七在内心疯狂os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你是傻子吗。吵醒我又不和我说话了?”
难道是因为自己太菜了吗!伍六七总觉得面前这个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的说话声音带着一丝嘲讽。

“呃…那个我就想问一下,以前的我真的很厉害吗。”伍六七忐忑不安地等待回答。
“或许是吧。”柒给的答案模棱两可,可只有他知道真正的答案。

如果真的很厉害,那也不会分辨不出人心,不会傻乎乎的被背叛与欺骗,更不会被围攻掉落山崖生死未卜。柒的心里这样想道,眼神陡然变的冰凉幽寒。

“那我现在也能像你一样这么厉害吗。”伍六七终于问出了积压在心头的问题,但还是感觉整个心都像被小飞鸡提到了空中,砰砰直跳。

“为什么。强大意味着孤独,即使这样,你也要变强吗?”柒淡淡的说道。

“不为什么,斯坦国的王子随时都有可能再来小岛,只有我变得更强,才能更好的保护岛上的大家。”谈到梦想,伍六七的眼睛亮晶晶的,柒猜测可能是天上的星星掉进了他的眸子里。

“为什么。他们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人类了。对于他们的生死,你完全可以不放在心上。”
柒直盯着六七的眼睛,像是要抓出他在撒谎的证据。

说啊,说你不在乎。因为之前的我就是这么做的。
冷酷,无情,残忍,嗜血。
从籍籍无名的小刺客到享誉全国的首席刺客,一路上,双手已沾染上数以亿计的生灵的鲜血,洗不清的罪孽将他禁锢在那高高的座椅上。

“一身节操可以碎,人心不能无所谓。”伍六七笑了,柒差点被这笑容晃花了眼。
“不能无所谓吗…”柒想到了过去的很多事。

小时候,他像狗一样与别的乞丐争斗,只为了一个馒头。
后来,他被师傅领养,本以为脱离苦海,却没想到温情只是为了培养忠心的手段。
再后来,手刃伙伴,六亲不认,坐上了这个所谓的首席位置。
最后,死前被最爱的人捅了一剑。或许这就是天道轮回,他身虽未死,可心早已亡。
或许十几岁的自己还能对人性稍微保留一丝憧憬,可现在呢。
可现在,我亲爱的自己对我说,人心不能无所谓。
哈哈哈哈哈哈,这是多么好笑的一个笑话啊。

窗外的月光泻进屋里,给简陋的家具添上一层朦胧的底色。正如他这如梦般的一生,表面风光无限,内里却腐烂发臭。

柒忍不住笑了出声。
伍六七脸有点发红,“突然说文绉绉的话果然会被人嘲笑啊…装个文化人就那么难吗!”
“不管你现在怎样嘲笑我,反正我总有一天会变得和你一样厉害的我一定比你聪明比你强!”
“我欣赏你的无知。”柒微微一笑。
虽然他的话是很欠揍没错。但不知为何,伍六七竟然没从他的笑容中读出讽刺与轻视。

“我会帮你。”柒认真的回视六七。
“啊?你说啥,我没听清?”伍六七装作没听懂的样子,心里有点不可思议。
“不需要的话就算了。我还要睡觉呢。”柒说罢便装作一副困到不行的模样打了个哈欠。
“需要啊柒大哥,有了您的帮助,我伍六七重回此刻排行榜第一指日可待啊!”伍六七分外狗腿的阿谀奉承起来。

“行了我要睡觉了。有事明天说。”留下简短的一句话,柒瞬间消失在他的面前。
窗外黎明渐渐破晓,不知不觉间,已过去了大半个夜,岛上白日里的景致都笼罩在亮暗参半的微芒之中。
伍六七拉上窗帘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似乎…之前的自己似乎还蛮可爱的。”

困意如潮水涌来,伍六七揉揉困倦的眼皮,模糊之间仿佛又听见了那道和自己声线无二的声音,“晚安,自己。”

“晚安,自己。”伍六七笑了笑,应了一声,便陷入了无梦的安睡。

明明是无风的夜晚,窗帘却在拂动。
—————————————————————————————
提问:文中的景物描写有何作用。
A.衬托人物兴奋的一匹的心情
B.象征着未来的希望与主人公的处境
C.为下文作铺垫埋下伏笔(去你妈的伏笔

来自一位虐文选手拼命挤出的小甜饼。
①提前声明这不是甜文不是甜文,有关柒七的感情描写会比较隐晦
②设定的话会类似妇联三里灭霸打一个响指消失半个世纪
③结局的话大概或许有可能be
④关于柒哥的背景设定我瞎编的,不讲究
⑤有bug敬请指出,以便作者及时更正
⑥排版不舒服的话可以跟我港,我觉得排版像屎一样耶

和良良一起快乐撸串 @L.